江河湖水

和往事干个杯 叶问舟x师妹

叶问舟x我  第一人称

Ooc

师妹有点逗比。崔师兄出没。

架空设定。

随便写的,凑合看看。没刀。





叶问舟大我五岁。

我和叶问舟,叶雪青,盛崖余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后来我就搬走了,和盛崖余一块搬的。

盛崖余说我这人有点没心没肺,投胎成姑娘真是可惜了。

其实那是他碍着面子说的委婉,翻译一下直白的说,那就是: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好吧,我承认,我学习没他好,他年年全校第一。我也就是全校中游,努力一下也是中游往上,不好不坏。

我小时候身体不好,被寄养在叶问舟家很长一段时间。

他这人吧,挺好的。

真的挺好的。

原谅我的语言匮乏谁让我学习没盛崖余好呢,不好形容的。

我觉得他其实那种会给女朋友洗内衣的类型。大概就是这种好吧。

好的比我妈更像老妈子。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身体不好。

所以小时候他没少替我操心。

反正十五六岁小姑娘是体会不到这种静水深流,我对你爱的深沉的那种含蓄又委婉的感情的。

差了五岁懂个毛的爱。再说我那会儿就一黄毛丫头。

起码我当时悟性太差,根本读不懂他眼里有什么。还时不时的对他来一句问舟哥你眼睛抽了吗?

他就长吁短叹的你啊你,然后给我洗了一串自家种的葡萄说多吃点吧,对身体好。

然后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辅导我做功课。

行吧,说多都是泪。

我真傻,真的。

所以我的老前辈崔略伤说:年轻无知是最大的罪过。

后来我从三清中学转到了汴京附属中学,那时候还十五六岁,三步一回头,哭哭啼啼的说问舟哥哥我会想你的。会一直给你打电话的。

讲道理,那一刻我真的心如刀绞不想分开真想死赖着不走。

毕竟他会做莲花酥还会在葡萄成熟的季节天天洗一串给我吃,而且有他在我不怕挂科。

分离的时候我真的伤心难过哭的肝肠寸断,那么好看的小哥哥,以后再也看不到了怎么办?

差点没把我发小盛崖余同学给气的用铅笔筒子砸过来。

你怎么就那么肤浅,就知道看脸。

那个时候叶问舟说啥来着:小没良心,哥哥除了脸,你还会想啥。

我想了半天,好像又没心没肺的说了一句:会记得你偷偷请我吃麦当当!

叶问舟的就那么哭笑不得的把我送走了。临走也没说什么,觉得神州大地就那么点地,有飞机高铁电话通讯又发达,人总是找的到的。

然而那年我初三,面临升学考,我家里人没收了我的手机。

那台可怜的手机,吃灰了一年。

后来被我妈扔了给我换了台新手机。

叶问舟小哥哥的所有号码都随风进了楼下回收旧手机的人哪儿,我妈还换了一个脸盆。

结果呢,去了汴京这个花花世界,遇到帅哥就早就把他给忘到了脑后。后来上了高中的时候谈了个恋爱,对象就是家里有矿有钱带你装逼带你飞,直接青铜翻身上王者,解锁各种年少无知想都不敢想的事的那种。

年轻多好啊,大家都喜欢刺激,滚滚红尘不枉我来一场,好歹证明自己也算来过,然后玩脱了旧疾复发,被送到医院挨了一刀休学了一年才活过来,这个时候就觉得活着挺好的。

年轻女孩子其实就那样的,今天喜欢盛崖余,明天就吆喝着喜欢冷凌弃去了。再过几天,说不定就觉得隔壁班的白愁飞才是真爱。

总之有了墙头就爬的飞快,一眨眼就忘了自己昨天还爱着盛崖余。

我觉得我和绝大多数女孩子一样,都挺肤浅的。而且仗着年轻为所欲为,可以无怨无悔过的轰轰烈烈。

盛崖余对我恨铁不成钢,气的不想替我爹妈管我这个发小了,直到我躺在医院里,回过神来才觉得自己挺傻。

高中毕业就失恋。恋爱的保质期其实对这个年纪的很多人来说都不长。

喜新厌旧,是人的本能。你也不用觉得自己脸皮厚。

我工作上的大前辈崔略商如此帮我开脱。毕竟那时候你才十七岁。嫩的很呢。

我笑着给倒啤酒,可我这前辈,也是有故事的人。毕竟只有足够沧桑的男人才会把酒当水喝。还喝不醉。

前辈啊。

如今我也不年轻了。

也谈过了好几次恋爱。

也没有遇到合适的人。

我的大前辈崔略商说:少女啊,人生苦短及时恋爱。

可我掐指一算,我都是奔三的大龄青年。怎么都已经不是少女。

重新上学以后我的班主任换成了元十三限老师,盛崖余提前一年毕业上了大学。我没考上诸葛老师的学校。

毕业了以后换了几家单位最后还是靠着发小盛崖余的关系在他朋友开的公司里打工。

带了我好几年的就是崔略商。混熟了经常和他下馆子一块半夜加完班去喝点小酒。

没事聊天相互伤害一下。

其实日子也蛮好。

其实聊的多的,也就是跟他吹,我曾有片白月光,我觉得其实我还挺喜欢他的,就是想当年,老娘太年轻了不懂事,不然我一定拼命拿下他。

你就吹,可劲儿吹,再吹你就能成猪。

听说我们公司有个新来的要入股,公司拿得出手的嘴巴利索的就数崔略商,毕竟铁游夏是个干实事的,冷凌弃这小伙子压根不想跟人说话。

谈生意,还得看老大哥。谈的第一天晚上我和他习惯性的去喝个小酒,为自己壮行。

两人喝的微醺,一路往回公司宿舍的方向走。

老崔啊。

没大没小。叫师兄。

去你的,武侠小说看多了!

有啥烦心事,来跟你崔哥哥说说。

其实我现在仔细一想,你说我问舟哥哥是不是个萝莉控啊?

你多大啊?

当年我十六。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卧艹,去你大爷的。说什么荤段子呢,在我心里,我问舟小哥哥可是很美好的。我觉得,他当年就是暗恋我!!

美好也不见得你觉悟啊。

那都多少年了,我现在才大彻大悟不行吗?不就是晚了点吗?迟就迟了还不能当饭后吹水的谈资吗?!

行了,你还是早点洗洗睡了。白月光今天跟你一块儿了还不是白米粒。有本事你在宿舍楼下大声喊啊。看看你问舟哥哥会不会应你一声。

去去去,找你的蚊子血去。我乐意!不行吗?

有本事你叫啊。

有句话叫酒壮恶人胆。

叫就叫。

“我喜欢叶问舟!!!!!!!!!”

老崔我就问你服不服?!

行行行,你牛逼。

住在二楼的冷凌弃推开窗,往下看着我:吵死了。

我不好意思的吐舌头。

老崔哼哼唧唧的唱他在卡拉ok的保留曲目,当爱已成往事。

我跟着他一块唱。

我扶着老崔爬上了三楼。

歌哼到了最后,他从口袋里摸钥匙。

然后门被打开。

我楞了一下看着开门的人。

门内的男子抬头笑的像满月。

哦,听说你喜欢我。

崔略商大笑起来推着傻愣愣的我一把。

喏。

你的白月光。

哦哟,你怎么脸的红跟猴子屁股一样?

Fin

Ps:补充一下懒得写的情节。

师兄入股的,提前过来了没地方住,就凑合和追命住一个屋,因为都是一个学院派系的都认识。毕业了以后工作了几年师兄挺忙的没工夫谈恋爱。当他是个程序员吧,技术入股了,因为一直很忙。所以还是母胎单身。

老崔和师妹关系挺好的一个朱砂痣没了一个年纪上去了才懂啥叫白月光,没事就一块喝个小酒和往事干个杯。

老崔是个有故事的人。直到他两当年属于落花流水。师妹蹉跎了岁月回想起来师兄还是能温柔一下时光的。

于是就设计了一下师妹。

大概应该是大龄青年叶问舟成功脱单了吧。


评论(3)
热度(44)
自割腿肉,爱看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