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湖水

欲说还休 逆水寒 叶问舟X师妹

师兄第二人称,垃圾文笔,ooc。大概是刀我自己也不晓得。秋天辛弃疾的诗句应个景。

以下。




 

你有一个师妹。

她是你眼前人,她是你心上月。

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她不知。

你有一点点觉得,可能大概也许她也是知道的,究竟知不知,别人问你便假装不知吧。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你已经想不起来。

情不知所以起,一往而深。

你只是希望她好好的,好好的。

一直都好好的。

你师妹从小身体不好。她只知道自己身体羸弱,不适合学武,从小就坐在师门那颗树下偷偷看你一眼。

你知道你练剑的样子很好看。

她眼睛似有星辰闪闪发光。

她躲在树后一脸羡慕,因为师父不让她习武。

你知道她并不是身体羸弱只是身中蛊毒,命不久矣。

书中说生命只需好,不需长,可你觉得那是空谈,你愿她长命百岁,一生无忧平安喜乐。

很多关于她的事情你总是记得。

师父同意她习武喜笑颜开眉头舒展的样子。

她的师姐买给她新的花簪像收到了世间最好的宝物的样子。

她早已悄无声息的住进你心里。

在你心里的最深深处。

春天三清山下的桃花树,她会偷偷埋下的桃花雪。她背着你,偷偷埋下去,来年想与你同饮,你假装一无所知,却为她的心意如此欢喜。

夏天你带她去杭州西湖,摘一朵并蒂莲,望她知你心意,可她说师兄的莲花酥,顶顶好吃。那个夏天,你抿嘴笑她,只是个孩子。

秋天七夕,她送你自己缝的针脚粗糙的荷包,带她去看满天星辰,撒下一夜清辉,你想她早晚知你心意。

冬天你跟着她走在师父的身后,听师父说事,她冻的通红的脸和对你相视一笑的眼。和她被冻的冰凉的手。

四季轮转,日夜交替,她从小女孩长成了如今亭亭玉立少女的模样。

会在你面前笑,也会用眼泪濡湿你的衣襟,你会嫌弃她哭的像只小花猫,也会采一朵桃花插在的耳边。哄她开心逗她笑。

于横波处,于眉山梢处,一年四季,你愿都是她的身影。

你心中有许多话,百转千回辗转反复到了舌尖却欲语还休。

欲语还休。

她说她要下山,求了又求拜了又拜,你终是不忍。

放她去吧,她已经不是你的那个不知世事天真的小姑娘。

她要勇敢为自己找出一条出路,哪怕枯萎也不可惜。

她在江湖飘摇奔波去体会人世沧桑。

她长大的速度让你觉得心疼,只恨自己不能常在她身边为她挡风遮雨。

她在山下的时光,你会放一盆茉莉在她屋里。

然后静静坐上半天。

恍如昨日,她在身后笑嘻嘻的叫你师兄。

她倔强的想要变得坚强能自己独立向前,遍体鳞伤只在你面前哭的像当年的那个孩子。

你看着她手臂上的蛊纹难过的垂下了眼睛,握紧了她的手直到她说很痛。

你才松了手。

你从来不想放开她的手,选择放手不过是于心不忍。

你对她说:你在,你一直在,你总是在。

你的小姑娘,如此坚强又倔强。

她擦干了眼泪,笑颜如花,跌跌撞撞,踉跄着继续努力向前。

为了活着。

为了爱她的人们。

她说她要努力的活着。

不让为了她努力的人失望,无论多么难,人还是要向前看的。

虽然你不放心,却依然选择相信她一定能回来。

可是她在或不在,走或不走,你总在三清山白日拈花夜晚掌灯,等她回来。

你会一直在那里等。

为她插一支并蒂莲,为她酿一坛桃花雪,为她做一碗莲花酥。

可是后来的后来,你也没有等到她回来。

你想过很多可能,比如她解了蛊毒忘了前尘往事嫁给了别人,又或者浪迹江湖看惯了红尘万千迷了眼迷失了归来的路。

你想的,却只是她幸福就好。

可是她只是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渐渐地枯萎。

等不及你那句温柔常在心间的欲语还休。

从此人间再无你的四月天。

你就这样痛失夜空那颗属于她的星辰。

于是一夜拂雪,白了少年头。

你露立中宵,梦里清冷犹记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她屋里仅剩你捏给她成双成对的泥人。

枯萎了一半的并蒂莲,剩下半朵,垂死挣扎的仰着头,另一半散落在桌子上。

所有的所有,只剩回忆。

她是你一生孤注所有的温柔。

从此便是空空如也。

唯有清风从你身旁过,仿佛她当年从背后搂着你,在你耳边的呢喃:

师兄,你要好好的,你要好好的啊。

你丧失了随她而去的勇气。

你眼睛酸涩,却无法落泪。

你有千万的言语,却如哽在喉。

欲语还休。

欲语还休。

Fin


有朝一日迷途失路,那定是我痛失星辰。灵感大概来自于这句歌词。

大概是讲说不出口的话,失去的故事。

星辰不再,一夜白头的故事。

貌似逆水寒有个外装叫白夜拂雪???记不清了如有雷同算我抄袭。

Ps:最近很多人都关注我,我本人无趣又丧,脾气也差,说话也不好听,大家吃粮就好,不用关心产文的人什么货色,人间不值得。


评论
热度(36)
自割腿肉,爱看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