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湖水

汴京吃瓜少女2

依旧沙雕师兄妹。无情负责冷漠吐槽役。

Cp默认叶问舟。

调整了一下设定,大概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师妹是个大猪蹄子。

0

有时候吃瓜和撕逼总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

我喜欢吃瓜,但是真要撕逼这种事我觉得我也是不慌的。

我最早的一次马失前蹄还在三清学堂。

1

元十三限有四个徒弟。

对应诸葛师叔的四个徒弟。

虽然诸葛老匹夫不是很在意那种事情,但是元老不死就不那么想。

什么都要争个高低。

我撕过他徒弟燕诗二,理由很简单,他打叶问舟。

次奥!他打我师兄的脸。

他居然打叶问舟的脸!!!!我超喜欢我师兄的脸的!!

讲道理不就是为了半个篮球场吗,一言不合就打脸,至于吗?

那是个夕阳如血的黄昏,是个斗牛的好日子。

三清学堂就剩下了半个篮球场,燕诗二带着一帮子人来找叶问舟一v一。

我坐在一边吃葡萄,吃的津津有味,男人嘛打个球还挺好看的。

然后他用篮球故意砸了我师兄的脸。我本来穿着人字拖坐在一边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看着他们打球玩的还挺开心的。

然后我就坐不住了。

我师兄这个人,向来无欲无求没啥斗争心的,脾气特好还会做饭,对我超好的,他被人欺负能忍??性格又温厚,连个蚂蚁都舍不得捏死,还能在下水道里看出美感的人,居然被打了。

次奥。

不能忍!!

我抄起手里的那半串葡萄就糊了燕诗二一脸,用手指插他鼻孔,又用指甲抓花了他的脸。

叶问舟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我对着燕诗二的两腿中间用人字拖又补了一脚。

接着我踩到自己丢出去的葡萄皮直接摔在地上还抱着燕诗二的白小腿咬了一口。

直接gg。

然后我就被叶问舟抓住了命运的后颈皮,拎猫一样把我拖了回去让我避难。

不过当时我的腿断了痛的晕死过去。

后来我才知道燕诗二不光打我师兄,其实还想打我,因为看我在一边吃葡萄不爽。

结梁子这种事压根不需要理由的。

叶问舟讲你身体不好那么拼做什么,我又不会被打死。我也会还手的。

我大声嚷嚷:他打你脸了能忍?!

叶问舟一脸委屈:在你眼里我就只有脸吗?

我想了半天傻不拉几的回来:还有你给我做的莲花酥。

叶问舟扶着自己的额头一脸我要笑着活下去的样子。

我也不晓得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

男人心啊,海底针。

看不懂。

2

后来我把这个八卦说给盛崖余听。

他一脸冷漠:哦。

你就哦的一声没了吗?

傻子。我真同情问舟兄,白挨了一顿打。盛崖余叹气,一副你已无药可救的样子。

我就不知道了,凭啥他能那么伪深刻大家因为这事儿就把我当二傻子。

我这个发小,内涵,深刻。

尤其是崔略商:你是狗狗吗?还咬人呢。

冷凌弃:牙口好。

铁游夏:嘿嘿,下次注意别进骨科了。

3

顺便一提,我揍了燕诗二把他打的送急救之后我自己也在医院里醒过来的。

用力过猛,我把我自己的腿给踢断了。

叶问舟和四个师兄特别无聊的用记号笔在我的石膏腿上写字。

「当今武林是否无药可救?!」武侠小说看多了啊师兄!

「你需要德国骨科。」次奥我不搞那些的好吗!

「骨科少女来补钙。」一看就是叶问舟。所以今天喝鸡汤吗?不要有毒的!

「年少有为,断人子孙,乃大德」这是崔略商。

「Gj」冷小四我就知道你写字都嫌麻烦。

叶问舟赞美我:能耐了啊,能把自己腿给断了。

崔略商笑而不语送我两字:弓虽。

都给我滚啊!!!我要雪青姐!!我要我的构儿!

对不起,他们都在上课。

4

这事让这帮混蛋笑了一年。从此以后燕诗二那哥们看到我就绕着我走,虽然每次都骂骂咧咧,可我仗着人多势众,毫无畏惧。

5

不过我觉得最爽的就是我师兄天天给我做好吃的送医院。

讲道理,病号饭简直太棒了好嘛。特好吃!爱不释手!

叶问舟气不过:你这辈子就窝在医院天天伸手要吃的?

那是,有人伺候我多高兴啊!我不伸手难道伸腿吗?

你这是要从猫成猪啊?!

我可是为了你!师兄你不孝敬一下我说不过去吧?

师兄脸上渐渐失去笑容,第二天送饭的是雪青姐。

我感叹的说了一句:雪青姐。你说叶问舟是不是也来大姨妈了?

他来大姨夫。雪青白了我一眼压根不想搭理我。

哈?!!原来是这样的吗?

男人那么复杂的吗?

6

不过爽不过三个月,我就得补课参加中考。

7

然后我就上了汴京大学附属高中。

全家都搬到了自在大院。

过着我一出门就带着五个兄弟的碉堡生活。

哦不对,是吃瓜的生活。

8

其实我隐隐约约知道我师叔元十三限和诸葛正我的故事。

每次我好奇想问,我师兄都会眼明手快的捂住我的嘴。

用眼神告诉我。

人知道的太多了,是要被打死的。

可是我这个年纪特别不怕死。

师兄为我操碎了心,可我控制不住自己吃瓜的内心。

9

元师叔是个脾气暴躁的鳏夫。

诸葛正我老匹夫,他七老八十了还是光棍一条,也没见他有老房子着火的念头。

我从师父哪儿听说过一点,就是年轻的时候,他们四兄弟关系一直都挺好的。

死了老婆不肯再娶的,不是深情不寿就是心死如灰,至于诸葛老匹夫,我老觉得他心里有白月光。

我捧着串葡萄瞅着我发小跟他讲我的推理。

他合上一本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哦,你说的很有道理。

是吧,我觉得我说的也很有道理。

盛崖余低头一看手表:这个点了你可以洗洗睡了。

我还没说完呢!!

我把师父叫过来,让他自己慢慢于你说道,你说吼不吼啊?

擦,盛崖余你无情冷酷不是人!!

问舟兄,赶紧把她拖走,吃了我好几串葡萄了。

呜呜呜,我还没说完……

叶问舟冷酷的捂着我的嘴就把我拖了出去:为了身体健康,你到点该吃药了,吃完早点睡。

10

我没病。

你有。

我真没有。

叶问舟给给我掏出一把维生素和一代中药包:张嘴,吃药。

好的,我有病,我吃药。所以师兄你到底知不知道……

你怎么那么八卦?!

我就是好奇……

三角恋你懂吗?

白愁飞温柔王小石!!苏梦枕雷纯白愁飞!!

你知道了就别问了。师兄叹了口气:结局不好就是了。

11

我不说话了。

原来不是所有的感情都会有结果的。

也许它开始会很美妙,可是成年人的世界,大概从来没有容易两个字。

师兄弟反目成仇,一把年纪了心结还是解不开。

白月光永远都成了白月光,朱砂痣却只能在心口疼着了。

关于这件事,我再也没有问起过。

只觉得元师叔好像也没那么讨厌。

诸葛老匹夫一脸淡定之下,大概也是波涛汹涌吧。

然后第二天我被老匹夫叫去写了一个下午的毛笔字。

让我抄了二百遍的人生自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抄的我哭唧唧。

12

冷凌弃作为监工说了两个字:活该。

然后他把铁游夏给我买的半个瓜都给吃了。

我真的很想哭。

因为我的瓜没了。

13

叶问舟回来之后看着我哭唧唧的在抄毛笔字。

嫌弃的看了我一眼:都练多久了还跟狗爬一样,师叔这是为你好。

琴棋书画没一样学的好的。

你都上高中了。

要学会自己好好努力了。

我觉得叶问舟变了。

他居然不在随便我想干嘛干嘛了!

14

快点写完了你就能吃好的了。

盛崖余用橡皮丢我的脑袋。

可我还有五十多遍要写啊!!

我发小觉得我抬着的胳膊抖的跟筛子一样,写字都歪歪扭扭毫无效率。

行吧,休息一下接着写。

哈??!我们关系那么铁,居然不能免了吗???

15

盛崖余语重心长:高中生的世界,从来就没有容易这两个字。

你明白了?

16

不管明白不明白,先说我明白总是没有错的。

盛崖余斜着眼睛一派冷冷清清的看着我:你真明白?

我哪儿能不明白呢!

盛崖余又说:哦,这话,你自己跟问舟兄去说。

我一脸茫然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就凭我和叶问舟革命无产阶级大无畏的伟大纯洁友谊,他今晚一定给我做红烧猪蹄子吃!

我总觉得看我发小的口型硬生生的掰出了sb的口型。

然后我被他用橡皮砸中了脑门子。

啊!好痛。

17

我痛的快死了我需要急救!!我痛的胳膊肘都断了嘤嘤嘤。

装,接着装。

叶问舟从屋里出来把苹果切成了小兔子的样子端给我们吃。

说什么呢?

今晚我要吃猪蹄子。

好啊。

18

恭喜你们的革命无产阶级最纯洁友谊这一次又达成了共识。

叶问舟看着我又看着盛崖余。

然后脸色又不好了,就直接回屋里去了。

19

他又咋了?大姨夫?

这下轮到冷凌弃挑眉毛笑:这瓜,好吃。

啥啊!!!!真搞不懂你们这些人,哼。

20

高中生的世界,大概也没啥容易的事。

我到了傍晚才抄完了所有的毛笔字。

心如刀绞。

晚饭并没有什么猪蹄子吃。

好难过哦。

叶问舟一定蔑视了我和他的友情。

真是不干脆的男人。

科科。

Tbc

想写个中篇,不过也没啥人看。随便写写么好了。

师兄和师妹的关系大概是这样的。

师妹:我为师兄撕过逼!我为师兄流过血!我为师兄断过腿!

师兄: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师妹叛逆伤透我的心。你讲的话就像是冰锥刺入我心底,师兄真的很受伤。

对对对就是那首沙茶酱之歌。

我真的超级恶趣味的写着写着唱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大概没有tbc了……


 
评论
热度(6)
自割腿肉,爱看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