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湖水

汴京吃瓜少女5

反正没人看,随便完结了。

师妹依然是个猪蹄子。

就这样。

0

结拜这种事情总是需要靠缘分的。

这年暑假我稀里糊涂有了个大哥戚少商,二哥隔壁那个卷毛顾惜朝。

诸葛老贼跟我说戚少商这人不错,多学着点。

……其实我只是暑假托了点关系去连云公司去打杂,就是那种倒水扫地送文件的打杂小妹,毕竟今年师兄送了我个NS平白受人恩惠说不过去。就干脆打工赚钱给他买套红胖子的松鼠毛的水彩笔,上次看他路过很想买但是奈何零花不够的样子还是挺惨的。

虽然他经常揭我短,但是像我那么好的师妹不多了,不跟他一般计较。

呵呵呵,到时候我要让他感激的叫我姑奶奶!耶!我双手叉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一阵狞笑。

“你在厕所半天了师妹你便秘吗?”

“叶问舟!!”

“干嘛?”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这话不对吧,你小时候什么事儿我不知道的,比如,多大的孩子了还尿床……”

“叶问舟!!你知道你活了一把年纪为什么还单身吗?”

“这跟我单身有什么关系?”

“下地狱去吧!!叶问舟!”

“叫师兄,没大没小。”

我从厕所里出来对他做了个鬼脸,哼哼哼,我记住你了,回头我一定去诸葛老贼哪儿告你一状,回头让你期末考吃鸭蛋!

1

戚少商这人挺有意思的,我打杂了大半个月稀里糊涂就被当成了他三妹,哦,和我一块打杂的还有顾惜朝。

顾惜朝的工作比我高级点,虽然是个小公司,他的职务是总裁助理。

毕竟他穷,还经常被白愁飞讹钱,不够这阵子他总算是安泰了,白愁飞和苏梦枕都在医院里待着呢,天天带着王小石一块刷王者XX,现在正在玩物丧志的路上。

缘分这种东西很难说的。

家里人呢,觉得我早点出门锻炼一下有点打工经验也是挺好的。反正没人反对。

就是一点不好,戚少商加班我也得跟着一块加班。

公司刚接了一笔单子就特别忙。

戚少商让我多学着点就陪着一块加班。

晚上下班就送我回家。

对于男女有别这事儿我倒是不担心。

直到八月底,他告诉我他喜欢的女人要嫁给别人了。

2

有句话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

生意是做的好了,但是戚少商又是个老光棍。

为了庆祝他喜欢的女人嫁给别人,他请客整个公司的人都去吃喝玩乐唱K。

其实我觉得顾惜朝这人也挺好的,就是有点书生意气了。

但是吧,人和人是真的不一样的。

同样是失恋的歌,顾惜朝点了一首你把我的女人带走。

戚少商默不作声然后特别自嘲的唱了首山丘。

回去的时候我师兄不放心我,来KTV楼下接我回家,戚少商用力拍我的肩膀和我说了一堆似是而非的话。

“你大哥跟你说了什么??”

“……其实……”

“其实什么?”

“其实当时风声太大他说什么我没听清。”

叶问舟唧唧歪歪的说了一句:“你这孩子怎么那么没肝没肺呢?!”

“啥?你说啥?!”

“白疼你了!”

3

喜欢的人嫁人了,但是生活还在继续。

这些事,只不过是人生当中别人的小悲剧罢了。

过了暑假,我回到了学校。

温柔据说去了一趟马尔代夫,晒的挺黑。

叶问舟作为叶哀禅的首席哦不是,是最得意的学生,刚升上大二就要办画展了。

所以老崔说的对,其实你师兄老牛逼了。

话糙理不糙不是。

不提他的缺点,我师兄那么年轻有为,我也觉得脸上有光,连他送我那把写着吃货的扇子,我都能拿出来扇的啪啪啪响。

一嘚瑟起来,我就用扇子去抬盛崖余的下巴:“妞,给爷笑一个。”

他隔空给我一块橡皮砸中的我脑门子,疼的我七荤八素:“你倒是给我笑一个啊。”

所以人一有钱就容易得意忘形,一嘚瑟就容易挨打。

挨打了就笑不出来了。

4

叶问舟的笔名叫慕苏。

就是仰慕苏东坡的意思。

我那把吃货的扇子上还盖着他慕苏的章子。据说真穷的时候拿出去卖还能卖个百来块钱。不过我是不会卖的。

吃货实在是太丢人了。

我把红胖子送给了我师兄。

呵呵呵好好感谢我吧!用莲花酥红烧蹄髈肉肉肉肉肉肉各种肉来感激我吧!

“我很感动。”

我一脸期待的看着叶问舟。

“我的师妹啊。”他语重心长。

“嗯?”

“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专攻国画的……”

“!!!!!可你那天明明……”

“我看的是边上那套……国画颜料……”他抿嘴一乐,笑颜如花。

“哈?!!!”我大惊失色。

“不过嘛……”他拍了拍我的脑袋:“是时候拓展一下业务水平,画点水彩也不错。”

5

“那谢礼呢?”我噘着嘴老大不高兴。

他飞速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摸了一下我的脑袋,片叶不沾身的走了。

“叶问舟!!!!!”

“你为什么那么熟练!!!!!!”

他脚下一趔趄:“…………你这什么反应?”

我觉得我这神经真的挺粗的:“就说你怎么那么熟练?”

叶问舟老脸一红被我看的扭头就回自己屋里去了。

我摸了一下脸,有点烫,讲道理,他脸皮那么薄的吗?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6

什么我对你的喜欢你是和你对我的那种喜欢是不同的这种事好像也没在我身上发生。

就特别顺理成章。

每天他有空接我上个学啊放个学的,好像和平时什么区别。

就是手拉手的机会多了一点。

吃麦当当的次数也放宽到了一个月两次,初一十五约法三章。

去医院以前都是他送我去我自己回来,现在就是一块去一块回来。

当然药还是不能停的。

和平素里也没什么不同。

后来我去看了张画展。有张画是画我的。

我头一次知道原来他眼中的我长的还挺好看的。原来我还算是个人模狗样的吗?并不是什么小花猫吗?

“师兄啊……”

“嗯?”

“我突然想起来大哥对我说了什么了。”

“你的记忆恢复啦?”

“我就没失忆,”我说:“他说:有花堪折直须折。”

他笑的有点羞涩:“你哪里像花了。”

“行吧,你就是那朵花。满意了吧?”

叶问舟拍了一下我的脑袋:“嘴贫,回家给你做猪蹄子吃。”

“吃我一记大猪蹄子!!!”

“别闹!回家了回家了。”

也挺好的,我坐在他的小电驴后面想,毕竟他长的还挺帅的。

 

FIN

没了,就这样。


 
评论
热度(11)
自割腿肉,爱看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