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湖水

旧时光 1 刀剑乱舞 大典太光世

大典太光世,架空。当原创看也无所谓。
阿大正传,大概就是这种路子。
治愈系。
大概。
老样子,第一人称。
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





加州清光问我,你们女孩子总有那么一两个忘不掉的男人吧?
他说话的时候认真涂着指甲油,像要完成一件应该被认真对待的事情一样。
谁知道呢?我耸耸肩,点了一根烟。
你想毁掉你的嗓子吗?然后他毫不犹豫的抢走了我还没来得及点燃的烟。
我觉得我大概不适合在这座城市继续混下去。
离家太远,荒废了大半的青春年华快要奔三却什么都得不到。
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猪狗不如的日子,苟且偷生。口袋里经常没有多少钱,日夜颠倒不用烟熏妆眼圈都是黑的。
我想了半天看着清光:你是想问我第一个男人?
电视机里的播报员不停的重复着明天开始会有台风过境注意防护出门带伞。不停的说着那些无关紧要的事。
你这人怎么这样,难怪找不到好男人。说的你好像有过多少个男人一样,他眼神死的看着我:难道你就没有清纯的少女时代吗?
我弹了弹烟灰,努力的在混沌的大脑里回想我的少女时代,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大概,忘了。
我把我自己的脸扭到一边,用力的回想都想不起来少女时代有关恋爱的事。
我的室友加州清光并不是什么同性恋基佬,尽管他看上去更喜欢涂指甲油保养自己的脸,有点儿娘娘腔。他在池田屋打工,做服务生,和一起工作的大和守安定是欢喜冤家成天吵吵闹闹。我每天半夜去酒吧驻唱,光着身子抱着吉他在所谓的风俗店唱歌,只准看不准摸的那种。这年头生活不易混口饭吃,人各有命境遇不同罢了。清光没有看不起我还愿意和我一个屋就该偷笑。
我觉得大概这就是报应,年轻的时候做坏事,总有一天皮肉还。
清光问我多少年没有回去过了。
很多年吧我掰着手指算,算来算去都是算不清。大概已经超过了十根手指的数字。
你难道真的一个喜欢过的人都没有吗?这未免也太可怜了!清光假装抹着眼泪叹气。
这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做了很久没有做过的梦。
我的家庭成分一言难尽,特别复杂,我是个混血儿,我妈是个特立独行的女人,就是出生在那种只有电视报道的家庭里才会有的一个人出来混和家庭断绝关系的那种类型,自己打工读完了高中什么都做过,最后凭着一把嗓子靠唱歌卖钱,认识了国外的海员爸爸,我也说不清是哪国人,然后就有了我。
她的人生总让我想到麻辣教师里的那个单亲妈妈,说白了她只不过是年少无知意气用事无数日本少女的的一个,年轻懂什么呢?什么都不懂,一知半解稀里糊涂。
可是被抛弃了日子还是要过的。
混血,单亲家庭,就是那样的家庭,我妈过她自己的生活,我大概就是麻烦的附属品。
对她来说我就是她的女儿,别的什么都不是。
有人一辈子可以去爱很多人有人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她大概属于前者,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不顾虑我的感受。
那个时候十几岁空有早发育的身体没有跟着一起发育的情商和智商,根本不懂一个女人在想什么。
我妈,年轻貌美有很多不同的男朋友,有时候会有固定的,带着回家不分昼夜的做只有成人才懂的事情。
那个时候我只能蹲在家门口,明明是自己家,却莫名的觉得尴尬。
我经常去的酒店老板日本号对我说,女人有很多种,也有没有爱情就活不下去的那一种。嘛嘛。我觉得你妈没有什么好责备的。
我觉得日本号会那么给我妈开脱,完全是因为他和我妈在我所不知道的学生时代,曾经好过一阵子,男未婚女未嫁没有什么不可以。合得来就过日子合不来就分手。
他说我妈是个好女人,然后对我说你也是。
之后我就被他哄骗着学会了抽烟喝酒。什么好的都没学会。
我以为我不会有什么故乡情结,却被清光一句话说的梦见了很久以前。
久的如同六等星的微光,肉眼难辨。
梦里有沉默的少年和黑发碧眼发育良好的少女。
胸部把过小的衬衫撑的满满当当,涂着不相衬年纪的俗气劣质口红。
少年的眼神转到一边不去看少女的脸,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漫画书。
太年轻了,真是太年轻了。
她撩着头发用最低劣的手法去勾引谈不上有多喜欢的少年。解下了扣子脱掉了短的不能再短的热裤。
年轻的肉体。最美好的年纪里最美丽的身体。
少年阴沉着脸,有些和他的年龄不匹配的高大身躯。
他沉默着转过身去。
然后犹豫了很久脱下了自己的皱巴巴的卫衣裹在少女赤条条的身上。
你不要这样。
尚未看清楚少年的脸孔,我就睁开了眼睛。
用手背一抹全都是泪水。
有多久没有做这种梦了呢?
久到都快忘记那个沿海总是散发着咸味的城市。
现在想起来,其实自己是喜欢过人的。
只是太遥远了早就忘记了吧。现如今那个少年大概也早就把我忘记。
摸索着放在枕头底下的打火机,颤悠悠的点着了一根烟,用力的吸了几口,却一不小心呛的不停的咳嗽不停。
呛进了肺里,堵心的很,酸味儿荡气回肠了半天,从眼眶里蓄谋已久几乎是喷出来的泪水。
我现在才想起来,自己也曾经有过珍惜自己的人。
自己也曾有过喜欢的人。
只不过那个时候不懂什么叫做爱。
只会强迫着别人接受缺爱的自己。
也许当年的日本号说的对:你这孩子就是缺爱。
因为我没有父亲。
可你也不能把我当你爹啊。
有哪个爹会教女儿抽烟喝酒的?
算你厉害。
我想我一定是真的非常缺爱,缺爱缺到心理畸形。才会总是缠着隔壁居酒屋的日本号。
可是我喜欢的,大概不是他。
我擦了把眼泪自嘲的笑了笑莫名其妙的想起了不相干的事。
呐,我们攒钱一起去看户川纯的演唱会好吗?
嗯?
我用力戳着他看的幽游白书漫画里的仙水忍:因为我喜欢仙水忍,仙水忍喜欢户川纯,以后我们也去看她的演唱会吧。
嗯。
我给你唱歌好不好?可以通往任何地方的邮票好不好?
嗯。
我们接吻好不好?
他睁大眼睛看着我。
我们来做吧,如果是你就没有关系。我勾着少年的脖子看着他吃惊的表情,特别掏心掏肺的的对他说:真的,如果是你,就没有关系。
我坐在床上用力的抽烟,突然觉得香烟的味道如此的苦涩。原来我也是有过如果是他做什么都无所谓的人。
大概。那就是所谓的爱。
那是在国中毕业的那年夏天。
痴人说梦的夏天。
怎么就想起来十多年前的那些事了呢?
清光在门外用力的敲门:要台风了快来帮我把窗门给钉上!
一定是台风过境的关系。
所以才会让我假装曾经喜欢过别人。
我急急忙忙穿上自己的吊带袜打开门随便套了一件衣服和他一起去把窗门给固定好。
据说那是百年一遇的大台风。
你说,我们会不会吹上天?
等真的能上天再说吧。
那个啊,我觉得你啊还是不要在风俗店里做比较好。加州清光忍不住又劝了我一句:其实你该有更好的生活。
别说傻话了。我推了他一把。
人各有活法,败犬就是败犬的样子。我更适合失败者的活法而已。




tbc


好久不见,大家是否还记得我吗?女主名字叫做纯。我觉得是个好名字。
这是个讲失败者的故事。
她为了梦想背井离乡依然没有获得成功,碌碌无为活成了现在的样子,绝大多数为生活打拼底层的样子。
大典太是什么呢?
是旧时光里能回想起来的特别纯真美好的东西。
大概就是这样吧,不管变成什么样子他依然是珍惜她的那个少年,大概是想写那么一个故事。
给我留个言呗。
么么哒。












评论(12)
热度(57)
自割腿肉,爱看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