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湖水

知我相思苦 逆水寒同人

换个角度写叶问舟和师妹。
从师姐的角度,随便写写,很多细节不想写了篇幅太长,,只会流水账,也就是瞎写,凑合看,不喜欢点叉,自割腿肉,有点私设。
反正写出来就是丢人现眼嘛。
我觉得也就是个n结局,并不是什么be。



0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可是师父,我们是自在门啊。
我师父笑而不语。
后来的很多年,我才知道那只是我们太年轻。
自在门,从来就不曾自在过。
1
我叫叶雪青,是自在门的三师姐,我一个很好的大师兄沈虎禅,可惜不知所踪,大概已是人在天涯外。
我还有个二师兄,端方君子温润如玉,另外还有一个可爱的师妹,和最小的师弟构儿。
我曾经以为,我们会一直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一直在三清山看日升日落,直到永远。
2
我二师兄君子如竹温文儒雅,并不逊色任何男子,他有千百般好,唯独一样不好,就是迟迟不肯和师妹表白心意。
都是师父的弟子又是一起长大,二师兄那点心心念念,我怎么能看不出来?
可他非要端着师兄和君子的架子,迟迟不说。
发乎情止于礼。
呵,男人。
呵,矜持。
3
四师妹入我门时,尚且年幼,身中蛊毒,师傅说,她命不久矣,神医赖药儿也没有特别好的方法根治,只能续命拖着多一年算一年。
她入门之时,拉着师父的衣角,怯生生的站在一边,师父与她介绍:这是二师兄叶问舟,这是你师姐叶雪青。
小丫头露出傻乎乎的笑容,对着我和二师兄甜甜的问好,师兄好,师姐好。
然后嗅了二师兄叶问舟的袖口半天,露出了傻兮兮的表情:师兄有莲花酥的味道。
她又说:师兄好甜哦。
师父板着脸:胡闹。
二师兄一阵脸红面子上有些抹不开,哦对,他今天偷偷下山去买了莲花酥,藏在衣袖里,被师妹闻了出来。
大概从那个时候,我觉得二师兄,对师妹大概是有些特别的。
毕竟这样的小姑娘,真让人心痛的紧。
可是师妹一进门,就害的二师兄被罚练剑加练两个时辰。
我竟然有点想笑。
后来二师兄带回来的莲花酥,全落进了师妹的嘴里。
我原本是有些生气的,因为她害二师兄受苦。
可是师妹蹭着我,甜甜的说:师姐好美啊,而且好香。
啧,真是嘴甜。
我捏着师妹的脸,觉得她真的可爱。
她又有什么错呢?只是饿了而已。
我想着一定要多多疼爱她,我师兄亦然。
那么讨人喜欢,无怪后来二师兄那么中意她。
4
于是自幼我边看着二师兄对师妹千百般好,后来青春懵懂,除了青梅竹马之外问舟师兄对师妹是有别的心意的。
他以为这种心思藏的很好,可是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永远都是藏不住的。
咳嗽和爱人的眼神。
二师兄对师妹,始终是不一样的。
可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好。
每次师兄下山都会给师妹多带一份好吃好玩的。
他那点心思被我识破,我旁侧敲击:二师兄你对师妹那么好,是不是有些偏心?
叶问舟一脸正色可耳根有一丝绯红,左顾而又言它:哪里,我对师妹都是一样的。
哦,一样的。我把声音拉的很长很长,看着师兄一阵局促,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我懂的,师妹于你,总是与众不同的。
师兄被我一语道破,他面薄如纸扭扭捏捏的说了一句:你莫要与她说道。
我伸手问他要了一坛桃花雪,用来当做封口费,我是很想看看师兄,怎么把师妹追到手中:二师兄,让我不说,总是要一些好处和封口费的。
然后我把那坛桃花雪,孝敬给了师父。
5
自从我知道了二师兄的心思之后,就忍不住要去调戏暗恋中的男人。
因为真的很有趣。
他最早的借口是师妹太小,我要等她长大。后来这个借口随着师妹的年龄又虚长了几岁,他的借口又变了,她会知我心意。
可我的傻师兄啊,师妹这个小姑娘,哪有那么多百转千回的心思,她只是个单纯直爽又少跟筋的孩子。
我戳了戳师兄:给点好处要不要我帮帮你。
雪青你下山了几趟,都学会嘲笑师兄了吗?我二师兄叶问舟愣愣的看着我,像被受到了什么惊吓。
哎,我叹气,一脸怜爱的看着我这个全身上下写满了矜持的师兄:呵,男人。
哎不是,雪青你下山究竟发生了什么?
二师兄,你就去与师妹说道说道,说雪青欺负你,师兄心里苦,指不师妹就会好好安慰你,快去快去。我挥手用力推了一把叶问舟。
师兄踉跄了一下按在了师妹的门口,发出了响声。
我师妹从屋里走出来,愣愣的看着叶问舟和我:师姐,怎么啦?
哦,二师兄受了重伤,你快去与他疗伤。我冲着师妹假装很忧虑。
师妹上前绕着叶问舟,一脸操心眼泪都快落下来。
我甩甩衣袖功成身退,看着师兄无奈的表情,忍不住就笑出了声。
毕竟师兄与师妹,天造地设,一对璧人,看着也是赏心悦目。
构儿看到我:师姐,为什么笑的那么开心?
构儿,师姐请你吃鸡腿。
有喜鹊压上枝头,真是三清山的好日子。
6
我与师妹都是女孩子,女孩子之间总有一些秘密的话能讲。
尤其是女孩子能睡在一个床上的时候。
我总喜欢问她,二师兄对你好不好?
师妹抿嘴翘起嘴角:对我好的。师兄会给我买莲花酥,他总记得我喜欢吃什么,我送他不喜欢的,他也会说师妹送的我都喜欢。
师姐我偷偷告诉你,我觉得师兄是不是有点傻呀?
我笑的差点就出了声,总手指戳了戳她的脑门子:不怕我跟师兄告状吗?
不怕。师妹蹭过来,搂住我的腰:因为师姐对我最最最好了,才不要师兄。
我用力捏了她的脸:机灵鬼,就你嘴甜,我就不跟二师兄说了。
诶嘿嘿。师妹嘴角噙着傻笑就睡了过去,我捏着她的脸,心下想着小丫头啊早点知道二师兄的心意吧。
毕竟相思的人最苦。
我不忍心,希望他们心意互通,一直好好的。
7
可天有不测风云有旦夕祸福。
师妹身上的蛊毒,一直都是都是我和师兄心中悬着的那把刀。
三清山的日子太过安稳,让我差点就忘了师妹命不久矣又身负血海深仇。
那一天的事情发生的太多太快了,好端端的祭祖,成了比武大会,元十三限师叔和诸葛正我师叔为了当年的情伤小镜大打出手。
最后害得师妹蛊毒发作,二师兄替她挡下了一刀,这风云突变,让我措手不及。
二师兄对师妹用情至深早就到了这种地步。师妹的命,师兄的伤。
我叹了口气,从未觉得自己竟然如此无能。
我们在讨论的时候,师妹听到了我们隐瞒许久的事——她只有一年的命了。
我看着二师兄,心中五味杂陈,他那么喜欢师妹,定然心里比我还要痛苦百倍。
二师兄说:总有办法的。
是啊,总是能有办法的。
8
师妹求了师兄下山,我问二师兄,为什么你不拦着她。
师兄心中苦涩,表情无奈:她已经是大姑娘了,也有自己的事要去做。
我当下无言,不知不觉,我这个傻乎乎的师妹也长大了,知道有些事是不得不去做的,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或有转机也未尝可知。
师兄与我,看着这三清山的落日。
岁岁年年人不同,年年岁岁花相似。可这三清山的落日,却一如既往的美的让人心碎。
二师兄长叹一口气:这一生,我应是能护着她的。
她喜他也喜,她忧他亦忧,可是我知道,师兄说能护着师妹。
那定能护的她一生周全。
9
我和师兄寻访明医,都未曾有好的结果。
直到到了药王谷。沈墨风说,办法还是有的,可是你们必然不能接受。
她能想出来的办法,就是唯有练成药人一途。
都说世道奸如鬼,深不可测是人心。师妹在江湖上一路走来,有喜有忧,成熟了许多,又悲伤了许多,只是短短时日,她离我所知道的那个傻乎乎的师妹,也相去甚远。
只是她扑过来,说师姐我好想你。
我就搂着她和她一起落泪。
二师兄默默地退出房去,小声的说了一句:你们好好聊。
可我知道他是想和师妹单独处处说说话的。
我拍拍她的背,把她推给了二师兄:有些事,你和师兄好好说道说道。
我不知道她和二师兄说了什么,只知道她遇到了许多江湖事,一路跟着戚少商,从连云寨到小雷门,又从小雷门逃亡到了碎云渊,催动了好几次的蛊毒,她手上的蛊虫,也暴涨了好几寸。
她下山不久,便已尝尽人间冷暖世态炎凉,江湖险恶,人心不古。
可她又说:这世上还有师兄和大家对我好,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没有,可是,师兄他……总是会陪着我的吧。
我的傻师妹,她其实从来没有变过。
这样很好。
师妹后来悄悄对我说:我好像觉得二师兄喜欢我,师姐,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我笑而不语。
她垂下眼睛低下头,声音有些哽咽:师兄待我那么好,为什么我以前那么笨呢?我要是早一点知道,是不是能多陪他几天?
师妹抬起脸,眼角挂着泪。我拉开了遮住她手腕上蛊毒痕迹的衣袖。
我捂着嘴,忍不住的心酸和难过。
那蛊虫的痕迹比我上次见到她又涨了几分。
我紧紧抱着师妹:你为什么那么傻?!
师妹轻轻的说:不要告诉师兄,我想保护他,我不想让他难过。
她坚定的对我说:师兄一直维护着我,我也想能有一次护着师兄,倘若我命够长,我愿意一直护着师兄。可是我那么笨,只会选择这样,师姐你千万不要告诉师兄,我不愿意他难过,我希望他一直像以前一样。
她露出了恋爱中少女特有的娇羞,纯情又可人:毕竟,师兄也是个傻的嘛。
10
师妹的生命慢慢消逝,师兄带着她又去杭州看了并蒂莲,放了荷花灯,互通心意之后,重新做这种事,意义想来也是与往死日不同。
再后来,他和师妹搬到了药王谷久住。我时常去探望。
师妹的的蛊虫纹路越来越长。之后我就没有见过师兄私下效果,他只对着师妹笑,让她放心,师兄心里并不苦。
我这样看着他们两人紧握的手。
你们一定要好好的。
好好的。
我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反而是师妹笑着安慰我:师姐你不要难过,我和师兄可好了,他昨天还带我去溪口去抓了鱼烤来吃。不知道有多开心,和以前在三清山一样。要是师姐能多来看看我那就好啦。
还有啊,我最最喜欢师姐了。
二师兄吃了味,小声说了一句:那我呢?
师妹大胆的在他嘴角一吻,倒是把二师兄羞的夺门而出,全身写满了矜持的的叶问舟师兄哟,你也有今天。
师妹远远想的比我更坚强。可是日后又有什么打算。
她说,她想好了,蛊毒解不了,那就把自己做成药人吧。
我问那二师兄怎么办?
她一脸坚毅:我会说服他。
11
师妹先一步做出了决定。因为师兄毕竟不会同意。
我不晓得师妹究竟用了什么方法,说服了二师兄。
她第二天跌跌撞撞的过来找我,说她膝盖跪的的好痛。
我细心给她上药,她说她在师兄房里跪了一天一夜,他一直背着她负手不说话,直到她跪着开始哭哭啼啼。
师妹疼的抽着嘴角:我就知道师兄最疼我了。只要我一哭,他就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就算是天上的星星,他也会去给我摘过来。可是师姐,我有时会想,我要是不在了师兄一个人该怎么办,他那么年轻,我不想让他陪着我去死,他还有好多的事要去做。我不想拖累他。
其实我是很怕死的。
师妹说:师姐,其实我一想到自己快死了就怕的每天都在发抖。
可是。她露出了满月一般的笑容:只要想着如果成了药人,就可以陪着师兄更久一些,就算自己变的不再是自己了,我也不怕。
比起死。我更怕师兄难过。我不要他难过,就算我不在了,我也想他能好好的活着。
活着,那是多么好啊。
我的师妹,比这世界上的任何人都爱她的二师兄。
我的师妹,从开始到现在,依然傻的可爱,我的师妹,是这人世上最贴心可爱的师妹。
她从来就没有变过。
12
师兄在药王谷的中庭站了三天三夜。
终于还是敌不过师妹的哀求。
叶问舟最是心软,他抵得过世间一切艰苦磨难,却敌不过师妹的一滴眼泪。
师妹说:师兄你回去吧,去三清山等我。我会回来的。
师兄不说话。
师妹对着他撒娇:师兄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我们来拉钩,我一定会好好的回来,一直陪着你。再一起去看我们自在门三清山的落日,哦,还要带上师姐。
师兄沉默了很久,才说了一句:好。
他伸出了小指与她拉钩。
我只能看着,无能为力。
13
后来,沈墨风前辈牵着青丝成雪的药人师妹从药王谷来到了三清山。
前辈的轻叹,微不可闻。
原本的蛊毒太过强悍,本来对师妹的身体已经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如今这样已经尽了全力。
二师兄轻柔的抚摸着师妹那失去了属于活人的温度而冰冷苍白没有表情的脸,很轻很轻,轻的如同羽毛一般轻柔。
他把师妹失去体温的手,握在手里。
已经成了药人的师妹抬起了眼睛,毫无感情的看着师兄:你是谁?我的主人吗?
师兄抱紧了师妹,抚摸着她雪白的长发:我带你一起去看三清山的落日。
我我欲言又止,胸中忍不住的凄然。我怕我多看一眼只会更加难过。
站立良久。
我不知道这结局是好是坏,没有生离也没有死别,到了这一步,也是别无他法。
我不知道,师妹曾经会不会想过这种结果。
日后的师妹是不是能想起曾经的她和师兄的白头偕老,看一辈子的三清山落日之约。
可不论如何,问舟师兄一生也会陪着师妹的,他们也不用尝受分离之苦,也不用死别。
这大概已经是很好的了吧。
我怆然的退出了门口,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只是心下难过,四下张望,自在门依然是自在门。
三清山的落日从开始到现在就没有变过,依然那么美。
一如往日。
二师兄和师妹,和平日一样拉着手,静静靠在一起。
14
我有一个师兄叫叶问舟,还有一个顶顶可爱的师妹。
他们两情相悦,互许终生。
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生死相许,白首不离。
14
师姐,你怎么了?构儿问我。
我没有事。
可是师姐,你哭了啊。
构儿,我只是心里难过罢了。
哦。
15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而现世安稳,岁月依然静好。
我愿一生,不为相思苦。
Fin

评论(9)
热度(130)
自割腿肉,爱看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