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湖水

迦勒底日记1

全员向,主咕哒迦尔纳




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布伦希尔德讲了一下她的往事,一声深情呼唤冲着我说了出来:齐格鲁德……
当时我的背后有种凉到骨子里的感觉,迦勒底的空调都挡不住外头的冰雪。
大凡英灵,多半生前都有不幸事。
深情过往不过是一团灰烬,剩下来的都是孔明老师不停加班的套路。
我觉得这句话还是挺有道理的。
能者多劳,这个道理我们都懂的。
女英灵们生前多半有些薄幸,真真假假,别人的私事也很难过问。
幸好路过的库丘林把我拉去吃饭,才没有被布伦希尔德说我忍不住会把你……之类。
总之当个御主挺难。
很多英灵一个御主,僧多粥少就那样,御主不是专业的魔术师没什么魔术师的三观和准则,都说人心都是偏长的,一碗水怎么也端不平。
我很奇怪那些曾经都是人王的英灵们是怎么搞定自己的后宫的。
我私底下问了一下罗曼,他的脸色不太好:这种事情,我也不知道。
总而言之,迦勒底这地方,确确实实只剩下我一个御主了。
曾经我只是个没毕业的高中生,被坑蒙拐骗来了这鬼地方,然后莫名其妙的死的只剩下我一个碌碌无为没什么能耐的御主。
事态很严峻我也很无奈。
我问马修:你说怎么会有人那么中二想毁灭世界呢?还管毁灭世界叫人理灭却。
这种事,我也不太懂。马修如是回答道,自从知道她附体的英灵是加拉哈德,她就和英灵意义上的便宜老爸兰斯洛特关系微妙……
毕竟蠢爸爸和叛逆期和爹不对付的女儿那种事,在我读书时候的隔壁邻居家里还是很常见的。
做人难,做master更难,带着英灵打仗又不是丢个大师球大喊一声:上吧!金皮卡!就能解决的。
说好的只要吉尔伽美什认真起来一天就能结束圣杯战争呢?
我反问他结果被骂的狗血淋头:杂种你懂什么?!不慢心算什么王?哈哈哈哈哈!
我在他洗脑一样的狂笑中夹着尾巴逃走了……
对我就是那么没出息。
面对人类最古老的胖虎,没办法和他讲道理。
其实御主并不是什么好差事,除了行军打仗拯救人理保护世界之外,还要被各种英灵当熊猫围观,理由很简单,他们总是说:你和某某很像……有我挚友的味道……之类云云,最可怕的就是布伦希尔德,一犯病起来管看的顺眼的就叫齐格,要是没人拉着她,我总怀疑下一秒她就要掏宝具背刺了……
齐格飞对着我叹气:对不起。
那么想着我顿时觉得压力很大,大的胃疼。
我深刻认真思考着,在他们眼里我到底长的像谁?
后来阿尔托莉雅告诉我,其实你长得像卫宫士郎。
一听就是个男人的名字。
站在一边的红a看了我很久:确实挺像我失散多年的妹妹。
后来有人告诉我,红a的妹妹叫伊利亚。
魔法少女伊利亚。
我对着镜子照了照,我是谁,谁又是我?我在哪儿我在干嘛?
我一度魔怔了在走廊上反复说这句话。
下一秒我就被南丁格尔小姐一拳打倒在地上:你有病需要治疗。
我从地上抬起头,就看到了黑色紧身衣胯下的黄金兜裆板。我在内心发出了两个字:卧槽。
下一秒我的鼻血横流。
我感觉一阵目眩。
我要带你去治疗!南丁小姐把我从地上拖着带走。
我看着站在走廊中间的迦尔纳对着我微微一笑说着:master保重身体。
我突然之间就明白了一见钟情这四个字怎么写。
迟钝如我,也有恋爱的那一天。
长得像卫宫士郎,我也认了。
他笑起来真好看。
我着鼻血冲着迦尔纳傻笑的像个白痴。
以至于进了医务室南丁格尔认为必须切除我的脑叶来拯救我的弱智。
幸好被罗曼救了一命,真是可喜可贺。
日后迦尔纳对我说:恕我直言,御主,你那天笑的和电视剧里的智障人士并无区别。
他并没有讽刺和嘲笑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客观描述。
我由衷的觉得,这个世界还是人理灭却了吧。
我第一次有投敌的冲动。
这个世界,真的不会好了。








tbc


随便写着玩
横竖都是ooc
咕哒子的脸其实就是卫宫的脸改的,咕哒男是凛脸。

 
评论(6)
热度(45)
自割腿肉,爱看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