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湖水

旧时光5 大典太光世

我坐在回家的大巴上,一路颠簸。上上下下像自己悬空的心情。
恍如昨日。
分手的时候是高二。
我辍学,像我这样女生有无数,出名要趁早,除了年轻,我没有更好的资本。
年少轻狂,二十多岁还想去当偶像,就已经太晚了。
不管当时的心情如何,如今却不愿意去想起了。
走的每一步,都是压断自己的脊梁的每一步。
可是后悔呢?
我连后悔的勇气都没有。
我把这十几年赚的钱都放在旅行包里,薄薄的铺满了底层,廉价的青春所有的价值就是这点钱而已。
别的什么都没有剩下。
大典太总是很沉默。
他什么都不说,只是我提出分手的时候特别沉默,夏天的雪糕跌在地上融化在尘埃里面。
我却毫不在意的伤害着他。
不过是仗着他喜欢我为所欲为罢了,就像我妈一样,口口声声说着自己寻找真爱,结果一个又一个男人的身上辗转来回,却什么都得不到。
如今守在她面前的反而是年轻的时候被甩了的日本号。
他说。
大概我是欠你妈的,总不能放着她不管吧。
就算没什么感情了,还是觉得放不下,我大概就是个那么窝囊的男人吧。
一个七老八十的大男人在电话里头苦情的就和肥皂剧里的男二号一样,我甚至都能闻到那头的万宝路烟味儿。
我还不至于蠢到去问一对男女你们还爱着对方吗那种只会让自己显得更弱智的话。
如果遇到大典太,又能怎么样呢?
不能怎么样,对不起都是多余。
很多事情,大概是没有什么挽回的余地。
旧情复燃什么的听上去就特别傻逼。
日本号问我是不是真的没想法了你怎么就知道他不会等你?
我家两个案例都不是痴情的料,早特么物是人非了大叔你别逗我。
如果真是旧情难忘不过是后来的人太差最早的人太好。人总是犯贱的会去比较,然后患得患失,归根结底不过是自己犯贱。
我对日本号说一个人习惯了另外一个人犯贱不是真爱就是有病。你对我妈,是不是有病?
他说:你这孩子东京才混了几年怎么就成这个德行了呢?
说的也是,我怎么就变成这个德行了呢?
天知道。
回到老家正好遇到修路。
我在电话里把日本号骂了个狗血淋头,不早点说修路只能绕道走,我踩着三寸高跟鞋,特么怎么在田地里泥泞的小路上走?!
初夏的田地泥泞坑坑洼洼,一看就是最近下过大雨,田边的青蛙叫的欢,我踩着高跟鞋吃力的往前走。
不远处有人光着膀子在地里干活。
这种风景还真是亲切。
路边耕地施肥的老大爷笑嘻嘻的看着我:姑娘啊来这旅游挑这路可不好走啊……
我就不应该穿高跟鞋和这身雪纺的裙子,我真是弱智了才会以为老家的土地会善待我。
我一脚深一脚浅的踩在泥地里咬牙切齿,只差没张口就是骂娘,我怎么就那么想不开要穿高跟鞋化个防水妆把自己打扮的跟仙女一样假装自己荣归故里衣锦还乡呢?
特么这都是虚荣的病。
啪嗒一声我的高跟鞋一脚陷在泥地了卡住了根本拔不出来,我的吊带袜瞬间就报销了,我一脸愤恨的去拔那只陷在泥地里的高跟鞋,用力过猛整个人都摔了出去。
直接滚在了泥地里,把绿油油的水稻压出了个人形。
阿大!!不好了有个姑娘掉地里了你赶紧去帮忙!
不远处裸着上身轮着锄头干活的青年迅速的赶了过来。
我爬起来看着一身的泥巴还有这样子,忍不住眼睛一酸就哭了出来。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脚踝痛的不行,我真的坐地上完全不想起来了,就这么着吧,哭完再说,更惨的事儿老娘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小时候还不是因为混血儿跟人长的不一样被人起哄丢泥巴地里还被用土坷垃咂一头,说什么蓝眼睛的就是鬼。就是鬼的女儿打死她之类。
妈的好气哦……真是气的哭了,好想抽根烟……
不想起来了……可恶。
喂,你没事吧。
……我都这样了你说我没事?你是不是傻?我想都没想直接一串话就甩出去了。
哦……也是。
什么叫也是……我心里把这哥们骂了七八十遍了。
要不要我扶你?
不用,我自己会走!
我咬咬牙从田地里站起来脚踝痛的要死,摇晃了一下又趴在了地里,真特么可是水稻田。
我真的委屈的哭了出来。
别哭啊……青年低着嗓门和我说话。
你怎么也不拉我一把。
你自己说不用的啊……
我觉得我哭的更惨了。
他叹了口气:那么久了回来也不说一声……
他还是把我认出来了。
我记得读书的时候你也老那么狼狈呢……
闭嘴……
站的起来么?
我不吭声了只是低头哭。
遇到谁不好,偏偏是大典太光世。
他叹了口气,还是那张苦逼兮兮颓丧青年的脸:我背你回去我家洗个澡再回你家吧。
他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态度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像我对他做的那些事,都无关紧要。
什么都没发生过。
就是出门旅游了一趟又回来了的感觉。
可是。
并不是那样的。










阿大:我媳妇回来了?挺好晚上加餐了。
女主:都分了!
阿大:我没同意。
女主:怎么这样?!

评论(10)
热度(44)
自割腿肉,爱看不看。